• <tr id='uxqkc'><strong id='uxqkc'></strong><small id='uxqkc'></small><button id='uxqkc'></button><li id='uxqkc'><noscript id='uxqkc'><big id='uxqkc'></big><dt id='uxqk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xqkc'><table id='uxqkc'><blockquote id='uxqkc'><tbody id='uxqk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uxqkc'></u><kbd id='uxqkc'><kbd id='uxqkc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uxqkc'><strong id='uxqk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 id='uxqkc'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uxqkc'><em id='uxqkc'></em><td id='uxqkc'><div id='uxqk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xqkc'><big id='uxqkc'><big id='uxqkc'></big><legend id='uxqk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ins id='uxqkc'></in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uxqkc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dl id='uxqkc'></dl>
          <span id='uxqkc'></span>

          <i id='uxqkc'><div id='uxqkc'><ins id='uxqkc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民間傳說故事:蛇弟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9

            很久很久以前,在一個小山村裡,有個名叫槐娘的女子生下瞭一對雙胞胎,先生出的是個男嬰,後生出的卻是一個香瓜般大小的蛋。滿屋子的人看著這個蛋,都很驚詫萬分,認為這不吉利,都勸槐娘夫婦把蛋扔掉,但槐娘堅決不肯,畢竟這也是從她身上掉下的肉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,蛋破殼瞭,裡面鉆出來一條青色的小蛇。青蛇出來後,就迅速爬向槐娘。槐娘害怕,叫它別過來,青蛇能聽懂人言,果真不再上前。槐娘的丈夫也害怕蛇,想捉瞭丟到野外去,槐娘卻不舍得。於是,夫婦倆把青蛇養在傢裡的水缸裡,待青蛇長大一些,他們又把蛇養在傢門前的水塘裡。槐娘夫婦見青蛇通達人意,便讓它在傢裡隨意遊走。

            哥哥樂山會走路說話瞭,青蛇弟弟也長到三米多長。兄弟倆盡管異類,但感情很好,蛇弟經常纏繞在哥哥身上。蛇弟很懂事,大部分時間都躲在池塘的草叢裡,從不到村裡遊玩,也從不嚇人或者禍害村民。

            哥哥很調皮,經常在傢裡搞破壞,每當犯錯,他就把責任推卸到蛇弟身上。蛇弟不會說話,隻能拼命地搖頭,默默地承受父母的責罵。但是蛇弟不怨恨哥哥,還是照樣和他廝混玩耍。

            父母寵愛樂山,不太喜歡蛇弟。一天樂山爬上供桌,把神龕中的觀音瓷像給打碎瞭。村裡的迷信風氣很濃,父母對此極其憤怒,他們生氣的神情讓樂山都感到害怕,樂山誣賴說觀音瓷像是蛇弟打碎的。蛇弟拼命地搖擺著頭,表示自己的清白。

            “畜生就是畜生!”父親怒不可遏,掄起鋤頭砍斷瞭蛇弟的尾巴。蛇弟痛得在地上翻滾,口中發出“嘶嘶”的聲音。槐娘看著不忍心,趕緊給它止血包紮。

            蛇弟的眼睛一直看著哥哥樂山。樂山知道蛇弟的意思,但是他覺得這個禍闖大瞭,不敢承認自己的錯誤。

            父親再也不能容忍蛇弟繼續留在傢中瞭,槐娘也木想再留下蛇弟瞭。

            待蛇弟養好傷之後,夫婦二人把蛇弟帶到村後的山林裡。父親說:“蛇弟,你和我們終究不是同類,不能長久呆在一起的。”母親槐娘也哭泣著說道:“兒啊,娘也舍不得你啊!你一定要記住娘的話,千萬不能傷害人啊!”

            蛇弟對著槐娘夫婦,將頭高高地抬起,又低下貼著地面,如此反復三次,然後依依不舍地向山林深處遊去。

            蛇弟走後,哥哥樂山後悔不已!他向父母坦白瞭自己摔碎瓷像的事情,父母聽後卻沉默不語。

            很快,樂山六歲瞭。這年夏天,父親忽然得瞭不治之癥病逝瞭。傢中一貧如洗,孤兒寡母的生活難以為繼!

            夜深瞭,樂山睡著瞭,槐娘還在織佈,忽然她聽到門口有一陣響動。她端過油燈,走到門口,問:“誰?”門外沒有聲音。槐娘隻得壯起膽子,打開瞭,大門,驀然看見一條巨大的蟒蛇靜靜地盤踞在門口,不由驚恐地大叫一聲。

            大蟒蛇抬起頭,一直盯著槐娘看,還把它的尾巴翹瞭起來。槐娘看見這條蟒蛇的尾部沒有細細的尾尖,她似乎明白瞭什麼,問道:“你是蛇弟嗎?”

            蛇弟重重地點頭。

            樂山聽到母親喊蛇弟,醒瞭過來,趕忙奔跑出來,問道:“你真的是蛇弟?”

            蛇弟又重重地點頭。

            一傢三口已經有兩年多不見,不覺間淚雨滂沱,蛇弟的眼裡也不停地流淚。

            槐娘告訴蛇弟,父親死後,傢中生活困頓,哥哥樂山到瞭讀書的年紀,傢中卻拿不出錢供他讀書。

            蛇弟趕忙到門外,拖進來一頭死去的小鹿。

            槐娘問:“這是你捕獲的嗎?是送給我們的嗎?”

            蛇弟點點頭。

            槐娘高興地說:“太好瞭,明天我拿到集市上去賣,可以換些碎銀子來用。”

            第二天早上,蛇弟不見瞭。到瞭晚上,蛇弟又回到傢中,帶來瞭一頭小野豬。這以後,蛇弟經常晚上帶著捕獲的獵物來到槐娘傢中。槐娘拿著獵物到集市上賣,攢瞭許多錢,可以供樂山上學讀書瞭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