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mwxxv'></fieldset>

    <span id='mwxxv'></span>

    1. <i id='mwxxv'><div id='mwxxv'><ins id='mwxx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acronym id='mwxxv'><em id='mwxxv'></em><td id='mwxxv'><div id='mwxx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wxxv'><big id='mwxxv'><big id='mwxxv'></big><legend id='mwxx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code id='mwxxv'><strong id='mwxx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ns id='mwxxv'></ins>
      2. <tr id='mwxxv'><strong id='mwxxv'></strong><small id='mwxxv'></small><button id='mwxxv'></button><li id='mwxxv'><noscript id='mwxxv'><big id='mwxxv'></big><dt id='mwxx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wxxv'><table id='mwxxv'><blockquote id='mwxxv'><tbody id='mwxx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wxxv'></u><kbd id='mwxxv'><kbd id='mwxxv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dl id='mwxxv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mwxxv'></i>

            地主的故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6

              上世紀二十年代,豫南x縣城城墻下的破廟裡,住著一群流浪兒,其中有個約七八歲的小孩子,老是跟在這群孩子的後面跑來跑去,孩子們都叫他小順。

              小順是個討飯的孩子,在這小小的縣城裡,幾乎沒有人不認得他,那是因為他多年要飯,走熟瞭縣城的角角落落。他不愛說話,是個孤兒,從不像有的要飯娃兒那樣刁鉆、無賴,因為他穩重、誠實,大傢都可憐這小小的男孩兒,對他也就客氣瞭許多。天長日久,就連許多人傢的狗,見瞭他都懶洋洋的躺在地上不想起來,象征性的吠上兩聲就又瞇上瞭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的日子過瞭三年,小順漸漸的長大瞭。這天,他來到瞭菜市旁的裁縫鋪前,老裁縫王掌櫃說:孩子,今天沒剩飯,隻有昨天的半塊硬燒餅,你吃嗎?小順點點頭,接過燒餅道瞭謝轉身就要走。

              你回來,孩子!

              啥事?掌櫃的?

              你今年有十歲瞭吧?年齡不小瞭,再要飯別人會笑話的,你願意到我傢跟我學徒嗎?王掌櫃笑著問。

              小順怔瞭一下,真的?那……我願意!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,小順就跟瞭王掌櫃。換瞭衣服,理瞭發,像模像樣的當起瞭學徒。

               徒弟、徒弟,三年奴隸,在當時那個年代裡,學徒是件很苦的事,每天要早起、晚睡、吃剩飯、抱孩子、倒尿壺、洗屎佈……,一傢的雜活都是徒弟的,挨打、受氣也是傢常便飯,許多人忍受不瞭而逃跑。可小順沒有,他把裁縫鋪當成瞭自己的傢,把王掌櫃兩口子當成瞭父母親來侍奉,很快就融入瞭這個傢庭,他孝順、勤奮、懂事,自然沒有人外待他。長這麼大第一次有瞭傢的感覺,這是他夢寐以求的,因此他倍感溫暖。

              要說十歲的孩子能懂得什麼,隻一個字就彌補瞭他所有的不足,眼勤,勤看勤學;手勤,愛幹活,手腳麻利;腿勤,呼之即來,幹啥都跑得快;這樣的孩子誰不喜歡呢?老板娘總是喜滋滋的看著他,隻恨不是親生的,就和王掌櫃商量,想收小順為義子。掌櫃說:這事我早想過瞭,咱已有兩個兒子,再收小順合適嗎?再說師徒如父子,和自己的兒子也差不多,我看就算瞭吧。從此,兩口子就把小順當成瞭自己的兒子,疼他愛他,毫不保留的把手藝教給他。

              轉眼兩年過去瞭,一天,王掌櫃準備到武漢去,想再買一臺縫紉機和一些配件,有些不放心的對小順說:我大約得三天才能回來,你能看的住鋪面嗎?當然,你隻接活,記清尺寸就行瞭,敢嗎?

              哪有什麼不敢的,接活記清名字、地址、尺寸,有事問師娘行嗎?

              好!千萬謹慎小心,別惹事,看好鋪子!

              因事情耽擱,王掌櫃直到第七天才坐上回傢的輪船,心裡那個急呀!惦記著傢裡的鋪子,小順還太小,真怕出點兒啥事,望著那渾濁的江水,直恨輪船跑得慢。天亮下船,雇瞭頭毛驢,急匆匆的往傢趕。

              進得縣城,拐過兩條街,遠遠看見自傢的鋪子開著,懸著的心才安穩瞭些。到得門前,急喚小順,那小順見是師傅,高興地一邊對後院大喊:師傅回來瞭!一邊蹦出來接應。師娘也慌慌張張跑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  正當這時,鄰居李二嫂領著小女兒風風火火跑瞭來,還真把王掌櫃嚇瞭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看看!這是恁傢小順給做的,她一邊扯著女兒,一邊拉著女兒的上衣讓王掌櫃看,看這衣服做的,咋這麼合身、這麼漂亮,這小順才多大個孩子啊!就這麼有本事!這連聲的誇獎才讓王掌櫃放下瞭心。

              王掌櫃,您真有眼力啊!有這麼好個孩子給你做徒弟!真懂事兒,沒要我一分錢啊,謝謝您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王掌櫃沒說話,兩眼閃著慈祥的光,贊許的看著小順。待到晚上看瞭收活兒的記錄,心裡更是一驚:這孩子啥時候學會瞭寫字?盡管寫的還差瞭些,不太端正……可能是跟自己的兒子學的?這孩子!……

              裁縫鋪的生意漸漸的越來越好,王掌櫃傢的日子也慢慢的寬裕起來。兩個兒子都進瞭外地的洋學堂,老板娘也輕快瞭許多,時常到前面幫忙,幾年下來,竟在鄉下置瞭十多畝地,成瞭名符其實的殷實人傢。小順也已長成人高馬大的小夥子,能獨當一面的裁縫師傅。隻是時局越來越亂,軍閥混戰,政權更迭,老百姓難得幾分安寧,常弄得王掌櫃眉頭緊鎖。

            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