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r id='xlpzk'><strong id='xlpzk'></strong><small id='xlpzk'></small><button id='xlpzk'></button><li id='xlpzk'><noscript id='xlpzk'><big id='xlpzk'></big><dt id='xlpzk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lpzk'><table id='xlpzk'><blockquote id='xlpzk'><tbody id='xlpzk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lpzk'></u><kbd id='xlpzk'><kbd id='xlpzk'></kbd></kbd>
  2. <acronym id='xlpzk'><em id='xlpzk'></em><td id='xlpzk'><div id='xlpzk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lpzk'><big id='xlpzk'><big id='xlpzk'></big><legend id='xlpzk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xlpzk'><strong id='xlpzk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xlpzk'></fieldset>

    <ins id='xlpzk'></ins>

      1. <i id='xlpzk'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xlpzk'></span>

          <dl id='xlpzk'></dl>

          <i id='xlpzk'><div id='xlpzk'><ins id='xlpzk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牡丹花娘子的故事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北宋時候,洛陽城裡有戶姓李人傢,養瞭一個女兒叫蕓瀅。蕓瀅二八年華,長得花容月貌,從小就癡愛牡丹。

            一天,蕓瀅聽說城北端王府要舉辦牡丹花會,全城百姓都可以前去觀賞,她十分心動,也想去看看,於是便帶著情同姐妹的丫環小翠一起偷偷溜出瞭傢門。

            蕓瀅和小翠來到端王府的牡丹園,在熙熙攘攘的遊客中,蕓瀅與一位翩翩公子一見鐘情,她要小翠把一塊羅帕悄悄贈給瞭這位公子,並打聽到他叫蘇文昌……

            三天後,這位蘇公子便前來李老爺傢提親,可李老爺得知蘇文昌傢底單薄,便婉言拒絕瞭。

            可是第二天,李老爺連面都沒見,就答應瞭端王的求親,原來那天蕓瀅在牡丹園也被端王看中瞭。

            迎親這天,大傢都歡天喜地,小翠忙得兩腳生煙,她也要陪嫁過去,隻有蕓瀅黯然神傷,她趁人不註意,悄悄揣瞭一把剪刀在懷裡。

            鬧瞭一整天,到瞭洞房花燭夜,絕望的蕓瀅握緊瞭剪刀,就在紅蓋頭被掀開的一剎那,蕓瀅猛地將剪刀狠狠刺進自己的胸口,喊道:“蘇公子,我們來世再見!”

            小翠一見,驚呼道:“小姐!”連忙扶住瞭蕓瀅,但已太遲瞭,鮮血順著蕓瀅通紅的嫁衣流瞭出來。

            端王也慌亂起來,撲上來抱住她:“蕓瀅!蕓瀅!”

            蕓瀅一聽這聲音似曾相識,不由睜開眼睛看瞭一眼:天哪,這不是夢吧!蘇公子!他怎麼混進來的?

            小翠泣不成聲地說:“小姐,原來端王就是蘇公子……他說要給你一個驚喜,不讓我告訴你……我可憐的小姐,你性子也太烈瞭!”

            原來端王蘇文昌自從牡丹園與蕓瀅見瞭一面後,他為瞭試探蕓瀅的真心,便裝作很窮去提親,結果被李傢一口拒絕,他回府後氣得一夜沒睡好,想來想去,蘇文昌決定以真實的身份把蕓瀅娶過門,再好好羞辱她一番。

            果然,一聽是端王提親,李傢一口就答應瞭親事。他們拜堂這天,小翠一見新郎官竟然是蘇公子,大吃一驚,她準備告訴蕓瀅,卻被端王制止瞭,他假意說要給蕓瀅一個驚喜。等見到蕓瀅手持剪刀,以死相向,蘇文昌才明白瞭蕓瀅的一片真心,不由懊悔不已,他急得親自跑出去叫郎中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蘇文昌叫來瞭郎中,而此時蕓瀅已經奄奄一息瞭。郎中看後說,蕓瀅不巧刺中瞭要害,恐怕救不活瞭。

            蕓瀅悲哀地看瞭蘇文昌一眼,已說不出話來,她用手虛弱地指向小翠,仿佛有話要說,但突然間她的手就垂瞭下來,人斷瞭氣。

            蘇文昌真是又傷心又自責,他拔出掛在墻上的一把劍想自刎,卻被小翠拼死給攔住瞭,小翠哭道:“端王,你不能死,你要為我們傢小姐發喪,讓她入土為安啊!”

            蘇文昌聽瞭如夢初醒,便命下人們撤掉喜堂,換成靈堂,為王妃治喪。

            鬧鬧騰騰過瞭一個多月總算把蕓瀅的喪事辦完瞭,李老爺夫婦倆直哭得死去活來,小翠倒是顯得格外冷靜,這些天來,她忙裡忙外幫著料理喪事,閑下來時就一個人坐在靈堂裡喃喃自語。

            這天,小翠見蕓瀅已入土為安,她忽然起身對蘇文昌和李老爺夫婦深深一揖,便轉頭撞到瞭蕓瀅的墓碑上,隨她的主子去瞭。眾人一見,發出一片驚呼,都被小翠的忠心深深震撼瞭。

            小翠倒地後很快就沒瞭呼吸,蘇文昌感動之餘便命人厚葬她。下人們剛準備把小翠抬走,不料她卻忽然長嘆一聲幽幽地醒來瞭,眾人嚇瞭一跳,連忙後退。

            死而復生的小翠一見李老爺夫婦便哭著喊:“爹,娘!女兒不孝,讓你們擔心瞭!”接著她又對蘇文昌說:“官人,是我。”

            她告訴大傢她是蕓瀅,因為死後魂魄無依,就一直飄蕩在附近。後來小翠發現瞭蕓瀅的魂魄,小翠聽人說可以借屍還魂,就一直記在心裡,今天她撞死在這裡,也是為瞭讓她的小姐能夠借屍還魂重新活過來。

            眾人聽後不由對小翠肅然起敬,對於現在的蕓瀅,李老爺夫婦很快認她做女兒瞭,而蕓瀅為瞭感激小翠舍身相救,決定改名“翠薇”,但蘇文昌卻對她一時無法接受,他先安排“翠薇”住在客房,說等到吉日再圓房。

            “翠薇”看著蘇文昌離去的背影,不由流下瞭傷心的眼淚。其實哪有什麼借屍還魂的事,是小翠從一開始就像蕓瀅一樣愛上瞭蘇文昌,隻可惜她的光芒一直都被小姐給擋住瞭,根本沒有人註意她。現在蕓瀅死瞭,小翠覺得是抓住蘇文昌的時候瞭,於是小翠處心積慮演瞭一出好戲,隻可惜就算這樣,蘇文昌還是不肯多看她一眼。也難怪,小翠的容顏比蕓瀅差遠瞭,蘇文昌怎麼會看上她!

            小翠傷心之餘,她忽然想起小姐生前最愛用牡丹上的露水洗臉,剛好王府中有上萬株名貴的牡丹,小翠就學小姐生前的樣子,每天清晨在花蕊上采集凝露洗臉,她還把多餘的凝露儲藏起來,打算等到冬天的時候用,她希望能借此改變自己的容顏。

            然而一年過去瞭,小翠還是小翠,除瞭皮膚光滑一點外,並沒有變得像蕓瀅那樣好看,她傷心極瞭,而且她在王府的地位也很尷尬,主不主仆不仆的,盡管她對蘇文昌是那麼癡情,可蘇文昌隻是對她以禮相待,更別提什麼溫情瞭。

            這天,小翠百無聊賴,她信步走到瞭蕓瀅的墓前,忽然,她發現墳邊長瞭一株美麗的綠牡丹,娉娉婷婷、嬌艷欲滴,勝過端王府裡的任何一株。

            小翠心裡一喜:王爺最喜歡牡丹瞭,看到這株他一定會高興的,於是小翠連忙把它連根拔出,帶回瞭端王府,把這枝絕品牡丹種在瞭端王府的牡丹園。

            第二天天未亮時,小翠依舊來園中采集牡丹凝露,可等她來到園子時,卻發現滿園的牡丹都凋謝瞭,隻有那一株綠牡丹竟吐瞭十八朵新花,而且每朵花的花蕊裡,都盛滿瞭露水,小翠心頭一喜,忙把它們都裝進瞭帶來的玉碗裡。

            回到房裡,小翠便用這碗露水洗面凈身,忽然有個丫頭來報,說是端王有請。小翠聽瞭,激動壞瞭:他找我?一年多瞭,他從來沒有找過我,看來這綠牡丹真能給我帶來好運!想到這裡,小翠順手把玉碗放在桌子上,飛快地對著銅鏡擦瞭點胭脂,就匆匆趕去瞭。

            小翠趕到時,蘇文昌正背著手立在那株新栽的綠牡丹旁,他看見小翠來瞭,微微一笑:“不錯嘛!你從哪兒弄來的這花?”

            小翠想瞭想說:“是奴傢見王爺喜歡牡丹,偷偷栽培的,希望王爺能喜歡!”

            蘇文昌聽瞭果然很高興:“你真是個有心人哪!今晚我要請一些朋友來觀賞此花,到時你也來吧!”小翠覺得幸福真是來得太突然瞭,她幾乎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房的,王爺邀請她晚上出席朋友的聚會,也就是說當她是妻子瞭。

            小翠開心極瞭,這時她覺得有些口渴,剛好看見桌上有一碗水,她想也沒想便端起來喝瞭。喝下去之後,她覺得味道有點怪,咸咸的,竟有點像眼淚。

            小翠拿起空碗一看,才想起這是她先前用來洗臉的露水,小翠一驚,忙想把它吐出來,可惜已經晚瞭,不過她並不覺得有什麼不適,隻是頓時覺得瞭無生趣,便懶懶地躺下休息瞭。

            到瞭晚上,蘇文昌的朋友來瞭,他們看到那株綠牡丹後,都贊不絕口,向蘇文昌打聽花的來歷,蘇文昌便命下人去請小翠。一個丫頭領命去瞭,但她很快就驚慌失措地跑回來告訴蘇文昌,小翠出事瞭,蘇文昌忙快步來到小翠的房間裡。

            隻見小翠躺在床上昏死過去,身子腫得像個剛發出來的饅頭,衣服都被拉得變瞭形,而她那張臉,更是腫得像個面盆。大傢都被眼前的情形驚呆瞭,蘇文昌也顧不得許多,他伸手摸瞭摸小翠發燙的身子,這一摸,小翠突然睜開瞭眼睛,一把抓住蘇文昌的手,微弱地說著:“刀……刀……給我一把刀……”

            蘇文昌遲疑著把刀遞給瞭小翠,隻見小翠接過刀,在自己的臉上狠狠劃瞭一下,然後用力撕扯著那條口子,眾人都被她嚇壞瞭,卻見小翠像撕面具一樣撕下瞭一張面皮,露出瞭裡面白嫩的肌膚,接著她含羞地回過頭來,輕聲呼喚道:“官人……”

            一見小翠的新面孔,蘇文昌不由驚得倒退三步,這分明是蕓瀅!隻見她紅著臉說道:“是奴傢,我又活過來瞭……官人,請先出去一下,我要把這惱人的皮囊褪去。”

            蘇文昌隻管呆呆地看著她,一步三回頭地走瞭,走到門外等著。

            不一會兒,房門“吱呀”一聲打開瞭,從裡面走出一個容光煥發的蕓瀅來,蘇文昌怔怔地看著她:“你到底是小翠還是蕓瀅?”

            蕓瀅聽瞭這話,隻是默默地看著蘇文昌,四目相投中,蘇文昌很快找到瞭答案,是她!是她!

            蘇文昌緊緊抱住瞭蕓瀅,再也不願意分開。就在他們沉浸在無邊的幸福裡時,蘇文昌的朋友們驚慌地跑過來:“蘇兄!不好瞭,那牡丹突然之間枯死瞭,我們可是半點也沒碰它!”

            蘇文昌此時哪有心思管那牡丹?他笑著沖朋友們揮揮手:“沒事!你們先回吧!”

            朋友們走後,蘇文昌自言自語道:“好好的牡丹花,怎麼說死就死瞭?”

            聽瞭他的話,蕓瀅笑道:“誰說我死瞭?我隻不過是換瞭種方式活過來瞭。”

            見蘇文昌一臉的茫然,蕓瀅便將自己的離奇經歷告訴瞭他。

            原來,當日在新房裡,蕓瀅雖然用剪刀刺傷瞭自己,但由於力氣小並沒有傷到要害,可就在蘇文昌出去叫郎中時,一直跟蕓瀅親如姐妹的小翠,見左右無人,竟然狠心給蕓瀅加瞭一剪刀,把她送上瞭黃泉路!

            蕓瀅死後的冤氣一直聚而不散,一年後,她化作一株綠牡丹,恰巧小翠為討蘇文昌歡心把“她”帶瞭回來,後來又因誤食瞭“她”一年來所流的眼淚,小翠在悔恨中死去瞭。蕓瀅就這樣陰差陽錯地附在瞭小翠的身上,活瞭過來……

            蘇文昌聽瞭,後怕地摟緊瞭蕓瀅,忽然,他想起瞭什麼,便忙著寬衣解帶,蕓瀅一見,臉不由一紅,嬌嗔道:“官人!”

            隻見蘇文昌脫下瞭上衣,露出瞭貼身的汗巾,原來這是用第一次見面時蕓瀅送給他的羅帕做成的,蕓瀅見瞭,頓時一顆心化作瞭一汪春水,軟軟地鉆進瞭蘇文昌的懷裡。

            而此時的窗外,端王府的牡丹園裡,萬朵牡丹像約好瞭一樣一齊怒放,而且都是花開並蒂,史無前例。

          猜你喜欢